2022 COVID-19 感染体验评测

前言

自从国务院今年 11 月和 12 月接连发布「新二十条」和「新十条」疫情防控优化措施后,为期三年的「动态清零」政策似乎也走向了完结。健康码、行程码陆续成为过去式,虽说一定程度上回到了管控前人口可随意流动的状态,但毕竟病毒还并未消失,经过多次变异的 COVID-19 即将用其极高的传染性让大家认识一下当代瘟疫的厉害。

第一次经历这种大流行,同事还有幸感染了这种病毒,故久违的写一篇博文记录一下我的经历。

我的基本情况:

  • 疫苗一针没打
  • 基础病有过敏性鼻炎 & 哮喘
  • 肠胃不好
  • 平时抽烟较频繁、偶尔饮酒

胆战心惊

从 12 月 7 日周三开始恢复正常到岗上班后,在短短 2 天后的 12 月 9 日,公司内同时便陆续有人出现症状。考虑到办公室规模较小,而且通风似乎也并不是很好,此时开始怀疑自己已经感染了病毒,至于何时出现症状只是时间问题。

9 日上午并没有出现任何症状,但几名同事在用枪式体温计测温时呈现出低烧的情况,暂时无法确定是否为温度计不准造成的。中午片刻午睡后,下午醒来感觉身体出现明显的疲惫感,眼皮非常沉重,想要继续睡觉,这种疲惫感一直持续至 12 月 11 日,同时在这几天内用 Apple Watch 测得的血氧浓度较以往有所下降,大概从 100% ~ 99% 降至 94% ~ 93% 附近。

12 月 12 日上午用办公室内枪式体温计测温测得额头温度 37.2 ℃,考虑到有一定误差,大概是有点发低烧,同时在呼吸时胸口处有短时刺痛感,这种情况一直持续至 12 月 13 日,同时 13 日傍晚用水银温度计测得腋下温度 37.5 ℃。

12 月 14 日 ~ 12 月 17 日之间开始咳嗽、胸闷,同时夜间犯哮喘,鼻炎症状加重,但体温基本正常,几次测温大概在 36.4 ℃ ~ 36.7 ℃ 左右。使用布地奈德福莫特罗后哮喘症状缓解,糖皮质激素还是厉害。

12 月 16 日时从朋友手中拿到了几个抗原检测盒,但当天测试时显示阴性,此时我以为我已经「阳完了」,而且身体也没有什么不适感,但我不知道的是,COVID 很快就能教我做人。

12 月 16 日抗原检测结果为阴性

急转直下

就感觉到快,有催人跑的意思。

—— 邓小平

12 月 18 日

12 月 18 日早上起来感觉咽喉处有干痒感,水银温度计测试腋下温度 37.1 ℃,抱着好奇的心态又做了一次抗原检测,没想到一夜之间转阳了。

12 月 18 日抗原检测结果为阳性

但是因为上午测温还算正常,所以没太在意,但一过中午,很快就出现了所谓「Sense of Impending Doom」的感觉,很焦虑,而且很疲惫,感觉有什么大的要来了。

12 月 18 日下午 3 点左右水银温度计测得体温 38.2 ℃,感觉非常非常疲劳,而且有轻微头痛,立刻喝了几大口水然后到床上躺下,到晚上 8 点左右已经非常明显感觉到发烧,浑身出冷汗,关窗感觉热,开窗又感觉冷,头痛越来越厉害。9 点左右测温 39 ℃,温度上升的太快了。

本来想睡一觉,但是浑身热得根本没法入睡,加上偏头痛,感觉有如在受酷刑一样。被折磨到凌晨 1 点左右,感觉人快没了,拿体温计测得腋下温度 40.3 ℃,整个身体有一种奇特的酥麻感,皮肤接触到物体的时候感觉非常怪,同时心跳非常快,感觉再烧就真死了,故吃了一片布洛芬,同时配上一片琥珀酸多西拉敏用于安眠。

药物起效感觉异常的慢,发现在床上呜咽能缓解一些不适感,感觉这时已经是半昏迷的状态,世界变得有一种「不真实感」,最后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。

12 月 19 日 ~ 20 日

来到新冠感染的第 2~3 天,据网上公布的「七日症状图」来看,这应该是最难熬的两天,个人体验确实如此。

19 日凌晨服用的布洛芬药效一过,到了白天体温便又迅速回升,早上、中午测温均在 39 ℃ 以上,整个人浑浑噩噩,同时有着严重的偏头痛,眼压也非常高,感觉眼球时刻要从眼眶中迸出来。

到 19 日下午,精神有所恢复,3 点左右测量体温得 38.6 ℃,食欲有所恢复,稍微吃了一口烧饼,但是闻起来加上吃到嘴里都没什么味道,大概是失去了大部分嗅觉和味觉。

随后小睡,晚上 7 点半左右起床后加热了一小碗白米粥喝,但接近晚上 10 点左右体温再次升高至 39.2 ℃,同时可能是先前吃布洛芬加上我的肠胃本身就不是很健康的缘故,出现胃痛、胀气的现象,同时感觉非常恶心,11 点多的时候呕吐感难耐,把今天早些时候进食的东西全吐出来了。

高烧和感染第一天一样一直把我折腾到凌晨,2 点钟左右的时候服用半片安眠药,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20 日的体验和 19 日差不多,但是峰值体温有明显下降,白天最高温出现在下午 2~3 点之间,测得 38.2 ℃;夜间最高温出现在夜里 11 点左右,测得 38.7 ℃。精神状态有所恢复,但是肠胃感觉越来越不好,多次腹泻,大便不成形,同时伴有强烈的呕吐感、疲惫感。夜间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,服用一片半安眠药勉强睡着。

物极必反

12 月 21 日

凌晨服用的安眠药安定效果过强,导致起床时感觉浑身处于麻痹状态,难以抬起四肢,但是还能感觉到脸部、双耳处因为低烧产生的热感,10 点半左右勉强爬起来测温,测得体温 37.6 ℃,好信号,体温明显下降,不过依然处于低烧状态就是了。

中午吃了一碗凉皮,喝了一小瓶冰镇酸奶,虽然可能肠胃不太乐意,但是发烧的时候吃点冰镇的东西确实很爽。值得一提的是能尝到酸奶的一些酸甜味,但是不明显。

一点半左右再次感觉极度疲惫,两点的时候躺床上休息了一下,大概下午 5 点钟醒来,感觉精神头比之前好了不少,顺势拿体温计测温测得 36.9 ℃,至此基本退烧。

比较好奇地用抗原检测盒检测了一下,发现「T 线」已经呈黑色,是「强阳性」。

12 月 21 日抗原检测结果为(强)阳性

到晚上食欲有所恢复,简单吃了一点东西,但是嗅觉依旧失灵,不过能尝到味道已经很满足了。

12 月 22 日

精神状态基本恢复,还是感觉稍微有些疲劳,但并无大碍。嗅觉完全消失,吸气时只能闻到一种「酸酸的」味道,好在味觉没什么问题,吃饭还是能尝到味道的,谢天谢地。

症状现在以咳嗽为主,干咳、少痰。日间偶尔出现 37.5 ℃ 左右的低烧,但很快便能自行消退。

腹泻情况依然比较严重,伴有胃胀气,估计是几种药物混合使用造成了胃损伤,不过到这时候感觉基本可以停掉之前用的大部分药物,后面以休息养胃为主。

接下来就是恢复期,没有意外则不再记录。

总结

感染新冠都有什么症状:

  • (潜伏期时) 嘴硬。以为自己会是无症状患者。
  • 咽炎,吞咽时极度疼痛,最严重的时候无法正常发声说话。
  • 疲劳。
  • 高烧。
  • 严重的偏头痛。
  • 腹泻。
  • 嗅觉、味觉失灵。

这几天用的药物:

  • 布洛芬片 —— 退烧、止痛
  • 琥珀酸多西拉敏 —— 安眠
  • 盐酸小檗碱片 —— 止泻
  • 华素片 —— 杀菌、缓解咽喉疼痛
  • 川贝枇杷膏 —— 缓解咽喉疼痛
  • 蓝芩口服液 —— 缓解咽喉疼痛
  • 布地奈德福莫特罗 —— 缓解哮喘症状 (呼吸困难)

这几天大致的体温走势:

恢复期观察的补充

恢复期感觉基本跟患感冒时的症状差不多,鼻塞、流鼻涕、咳嗽。

但是发现了一些出现在自己身上的比较烦人的后遗症:

  • 无法正常睡眠。身体明显感到疲惫,而且也有困意,但正常睡着后大约 10~15 分钟后必定会惊醒,完全无法睡觉,只能靠安眠药的镇定效果才能和往常一样入睡。
  • 注意力难以集中。看视频或听人说话的时候,注意力只能维持几句话的内容,必须重新复述几遍才能理解全部内容。